是突发奇想给 @大不列颠的槲寄生 的小长评。起因是人劳斯最近的两篇原创:一篇《when we fall》 一篇《乔子欣》非常震撼。喜欢得无以复加,所以要偷偷语无伦次地夸夸人劳斯。写得很乱,见谅。


其实说来惭愧,我并不能算是人劳斯的忠实读者,一半是圈子不同,一半是因为她经常车速太快而我这等没有驾照的清水选手只能面红耳赤地被甩下车(bushi)但这并不妨碍我赞叹她入木三分的笔力和天马行空的叙事。


人劳斯很显然是相对“小众”的写手——这里的“小众”既不是褒义也不是贬义,它只是一个陈述词——她的文章天生带有一种破碎感,叙事常常是跳跃的、不完整的、甚至是晦涩的。...

乐楚|跃马(上)

张佳乐x楚云秀(是的很冷我知道咳)


一年前的库存,抖搂抖搂灰出来当生贺(?),后续随缘。

突发奇想和【王乔大作战/22:00】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有些微联动,肯定有bug,无视就好。

祝乐乐生日快乐!


大概是

横枪跃马楚将军,锦衣貂裘张小侯


——————————————————————


“乐乐啊……”楚云秀倾过身给张佳乐面前的粗陶碗倒满酒,扎起的长发掉下一两缕垂在额前,她身后是漠漠黄沙熔金落日,熔进碗里一碗粗劣烧酒也如盛起琥珀光。


“喝完这碗酒,你就走吧。”


01.


张佳乐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天...

池陆|不识趣

是生贺。一小时极限速码,终于赶上了。

——————

池震总是不识趣。


他扒着王律师的车窗求他收下自己的时候不识趣。他陪着笑脸在刘议员耳边放狠话的时候不识趣。他委委屈屈蹲在小马扎上试图向老大哥讨三天的宽限的时候也很不识趣。


“池震你他妈要脸吗!”他还在律所实习的时候,前辈曾经当着全办公室的面愤怒地把文件夹拍在他脸上。而池震只是点头哈腰地朝他笑——那点笑像是一团棉花,让愤怒的拳头无处着力——然后在前辈转身怒气冲冲地推门而出后蹲下来捡起散落一地的资料。


他不太在乎要不要脸的问题。他只知道他必须拿下这个案子,疗养院这个月的费用还在等着他交。...

【王乔大作战/22:00】摇啊摇 摇到外婆桥

古风paro废话请见后记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你猜我是HE还是BE系列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心虚 


全文共27467字,阅读约需30分钟。


鬼街尽头有一家酒楼。


鬼街顾名思义,是四方妖物鬼怪赶集做买卖的地方,来来往往奇形怪状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有。这酒楼里跑堂的却是一个小小少年。


少年一身青灰色的衫子,生得眉清目秀,有一双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桃花眼,瞳仁微褐,清澈见底,如新丰美酒,玉碗盛来琥珀光。


鬼街阴气浓重寸草不生,少年的耳后却总别着一枚小小的青翠叶子。有艳鬼笑眯眯地去捏他的脸,调笑着掩嘴问...

【12:00】池陆|仰望月亮

-他们亲吻的时候 月亮很亮-


池震醒来的时候,陆离不在身边。


他听见易拉罐被起开的声音,就仿佛啤酒的苦涩已经从舌根泛起。他轻手轻脚地推开卧室门。客厅的落地窗边,月光笼罩着一个佝偻的人影。


池震走过去拥抱那个背影,用一边脸蹭陆离的鬓角,那是一个耳鬓厮磨的很缱绻的姿势,但是池震做来几乎带着几分安抚。


陆离捏着那个易拉罐,泡沫从罐口涌出,打湿了他右手还渗着血迹的纱布。


池震知道纱布下面是三道平齐的刀口。他接到郑世杰的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陆离就坐在抢救室的门口,抢救室的门大敞着,...

【方元十米13H|2:00】在你的手心裡 我曾種出一朵玫瑰


B站指路▷AV86889483

素材来源/反骗天下

BGM/夜泪夜奔-简弘亦

剪辑/七月廿酒

仍有光

我们还有 爱与希望

大不列颠的槲寄生:

-池陆情人节8H-


云是人的余罪,被尘世的业火燃尽过后所剩下的败絮,飘飘然到城市的上空,多了变成为云山,高耸绵延,低洼时候是云海,给底下在天上开一道口子,得以看一眼留恋的故址。

云积攒多了就会下雨,一路冲刷到下水道最深处的淤泥里,将那里的污垢溶解,泥浆混入城市的血液,暗流涌动,在角落里肆意喷涌着,用血做的墨汁细数那些罪行。


策划/文案/美工 :@大不列颠的槲寄生 


【人员名单】


00:00 @大不列颠的槲寄生 

03:00 @重洋 

06...

【方元十米元宵13H产粮活动】预告

[图片]

2020年2月8日

正月十五

#方元十米元宵13H#

敬请期待


感谢各位劳斯的参与:

00:00  @喵呜是鱼粮啊鱼粮 

02:00   @七月廿酒 

04:00   @一棵坚定的墙头草 

06:00   @某丞 

08:00  @红阿喧 

10:00   @阿羡的🦐🦐 

12:00    @暮春十五 

14:00  @李总撩i ...

嗨呀又有粮吃了

大不列颠的槲寄生:



池陆除夕夜跨年24H | 初宣


-

就回来,用你的一切去触碰,用你的过去,用你的现在和将来,用你的生活,燃烧他,像你送他的那个打火机点烟,像你的触碰和纠缠,像热烈的、短暂的烟花,像过了夜晚便会死去的星星。


你爱他吧,池震。
他是太阳,是白昼,是被夜晚杀死的。
你爱他,便回来吧。

-

策划/宣图/文案: @大不列颠的槲寄生 


-

-1.24-


12:00       【文】 @75789 
13:00  ...

1 2 3 4 5
© 七月廿酒 | Powered by LOFTER